恶心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总想写点什么
想着用手机打字没那味就寻思用pad拿笔写
写了两笔一看字真丑就赶忙把新建的笔记本整本删了回来打字
要说终于闲下来了有时间想想东西了也不太妥当
那些忙的不忙的日子里我都会失眠
那些有的没的也就一直在想
就是断断续续的 没什么脉络
半夜嘛 矫情了就瞎想
想到一出算一出
要想再和上回想到的串上也确实有点苛刻
那现在的好处就是大概有那么一整块的时间去想了
大块时间总比碎片时间想的多
我也尽量再串串这些
算作我24岁浅薄的人生哲学
留给35岁的我笑一笑好了
不知道会写多久啊
写东西的欲望也是时有时无的
和看书一样
现在属于表达欲占上风
突发奇想就想开个坑
填不填吧倒也真无所谓
反正我也是在半夜悄悄给自己插的旗
虽然很想说反正就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
所以都无所谓啦
但是很不自觉的就用上了这样的对话的口气
硬要说是和自己对话也算说得过去
但真要我说
可能还是希望有人能愿意看一看吧。
以前也说过吧
应该是发过又删了
“我不希望有人看到但又希望有人看过”
这玩意属于乍一写感觉就很酷
但其实一点都不酷
大白天去看甚至有点恶心
可能因为写这种东西的初衷是希望自己不一样吧
啧 有点恶心
我是说写下上上面那句话以及为了解释那句话写出上面这句话这件事
啧 这也有点恶心

算了也没事
恶心就恶心点吧
我本来就这样
这也是我想先只把这东西放在自己的博客里的原因吧
什么时候脸皮厚到真能被人笑也无所谓的时候
在放出去接受批评好了
btw 虽然博客也公开
但寻思着也没多少人看 :)
所以啦 无所谓啦

怎么说呢
又有点恶心了
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恶心了
希望明天中午我不会直接给它删了:)

想想这一套文章叫啥呢
因为一直骂自己恶心
要不叫忏悔录?
不好不好 《忏悔录》虽然没看完
但也别玷污人家这名了
啧 你看 刻意提及这种书名就显得有点恶心了
实不相瞒
为了让上面这个啧出来
我还特意设计了这段话
你看你看
要不就叫恶心吧
虽然这种感觉像是两个我在对抗
但叫GAN也不好吧
谁知道哪个我是生成网络
哪个我是判别网络呢 :)
我们都在生成
我们也都在判别
但我们都挺恶心的

就叫恶心吧
也算是另类地向萨特大哥致敬吧
顺便朝另一本没读完的《恶心》表示respect
再顺便向存在主义致敬
再再顺便向“我们”两种简单丑陋又自以为是
的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致敬
希望我们继续抗争
再再再顺便
算了不顺便了 一边骂自己恶心一变致敬总感觉像是抖m
oops 不会吧
emmm 无所谓吧
那最后来一回呗
再再再顺便希望恶心能帮帮我
让我看看我自己

会写些啥呢
我本来想写我也很好奇的
但那一刹那我又觉得这两句话的过渡像是刻在我反射弧里的范式一样
我就突然不想写了
我会写很多假大空的东西
生命死亡、情感、人生、美、还有那该死的永恒
包括但不限于这些
也是因为杂七杂八的太多
一时理不出个思维导图
不过这么想要是我每天早晨都去维护一张思维导图
也不太现实甚至有点好笑啊哈哈哈哈
哦 这维护也挺好笑的哈哈哈
一臭写代码的都在寻思些什么啊哈哈哈
有点恶心

但我还是想写

然后就写吧

可能大概以及一定
后面写的东西也会像这个一样
乱七八糟的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
会不会和之前写的逻辑满冲突的
也不算吧 主线在就行吧
算了也无所谓
我想向谁解释呢
这不是一部自我满足的意淫文字么 笑 :)
其实写乱七八糟的前面
刚开始想加几个天马行空的修饰词的
想想又觉得没意思
就扒开这些修饰直接写乱七八糟了
其实没太大差
如果能只指内核
外面的其实不太重要吧
哦等等 我没说别人的天马行空是乱七八糟嗷
我只能分析我自己
嘶 怎么又开始解释了
说到底还是希望有人能看吧

嘁 恶心
哦 这个是为了我用iphone备忘录写小作文然后按出无数次表格
嗯 现在要再加上写出上面这句话了
有点头疼了 表达欲释放的也差不多了 今天晚上也没啥想写的了 就先这样吧

图片名称
补张图 :)
——匆抑愉
2021.11.07 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