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

信仰

其实今天应该也是没什么状态的,就还是睡不着,就是想写点东西。啧我好喜欢用这个开头,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这几天作息很乱,每两天总有一天要四五点才能睡着,昨天睡的挺早的,今个应该不行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这个习惯让我现在睡不着,还是因为我以为我找到了这个规律所以故意睡不着的” 嘻 开始故弄玄虚 不过我其实是想引出我对真理的一点点看法 “真理是一整块蒙着迷雾的不可明状之物 我们摸着形状归纳出我们的真理 并相信世界是按照这个规律运行的 但是没人能拍着胸脯说揭开了那层迷雾让真理真真正正地在人们眼前一丝不挂 因为没人知道真理”

多半是有一点自己读书读的不够多的原因,先为自己没有跟着当代物理化学生物走到最靠近真理的地方就擅自做出结论表示一份歉意。这个结论包含着非常非常大的主观臆断,藏着一点不可知论的悲观思想和不愿意探究的惰性。我对所有在探索真理路上的人保持诚挚的敬意,我敬佩所有信仰真理并愿意为之付出终身的人们,就像我也敬佩所有相信上帝并毫无根据就一生追随的人们。没有反讽啊,虽然平常我确实会暗戳戳地阴阳怪气,让人品出来了就摆一张啊原来还有这意思啊我想到的脸在心里嘲讽,没品出来就摆一张正常脸继续在心里嘲讽。啧 这段话有点自我意识过剩。 而且好恶劣哦,真恶心。:)我写这个纯粹是想推后面,就是我唯独不会在恶心里说谎。 在“一定能摸到真理”的念头逐渐不那么坚实之后(说起来也有点可笑 一个从没认真追求过真理的人说这句话总有点让人难以信服 ),但我想表达的是想法上的转变,更关键的是这可能代表一种信仰的消失。你应该能明白吧,我敬佩的不是任何一种信仰,而是有信仰这件事本身。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曾经拥有真理的信仰还是根本就没有过信仰。所谓的“真理陷落”(这名多帅呀)源自我和我哥的对话,他学的是物理,硕博连读了,是我认识的最接近真理的人。有一段时间他也很迷茫,很想找人聊天,所以我经常半天开着车和他出去瞎逛,喝酒聊天,他喝酒我开车,他说话我听着。我们两的知识储备和思想确实差的挺远,大多数时间处于我被单方面灌输,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多半他也想过:)说实话当时我很兴奋,我觉得我在走的路上有一个先行者,我可以跟着他走。但聊得越多我感受到的反而不是探索真理的充实,我不能保证我体会到的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但我感受到的是摇摇欲坠的信仰。

那个时候我正处于刚开始感觉到一点点虚无的时候,我刚被成功到来的短暂快乐后的虚无袭击,想到人和事都有可能突然消逝而发觉自己其实摇摇欲坠。有点杞人忧天吧,但这玩意对我来说基本属于想到了就很难再忘掉。于是我开始祈求永恒,或者换个说法,我祈求信仰。这时候我发现就算是这个曾经理想就是能将人类向真理推进一步的人也会产生迟疑,也会觉得怀疑,也会觉得束手无策。我想把真理作为信仰的念头也开始加速消退。

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可笑,会因为一个人就直接萌生退意。对一些事来讲,这确实挺可笑的。但我认为,对信仰这种接近永恒的美好事物,这是致命的而且无可奈何的。我需要信仰帮我撑过未来无数艰苦日夜,我需要在任何情况下都始终坚持相信它,所以它不能有任何一丝瑕疵。因为一个人产生退意不是原因,只是一种现象,来源于我心里的想法。 我其实,没那么相信真理。

为什么? 翻上去看看第一段吧。我心中怀揣着一些不可知论的悲观情绪,我觉得我们只能用被赋予的感官去测量这个世界,总结规律。我不知道我们究竟置身于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中,如果外面真的有一个造物主,而他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像是三维世界的我们对二维油画里的房子一样。只有x,y轴的我们该怎么去测量另一个世界的z轴。是不是扯的越来越玄幻了哈哈哈。但这份疑惑一直存在我某个角落。而碰巧心中也存在着一个我认为这一切都没必要。

它们没有冲突,它们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了一起,它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它们一起朝着那不是黑也不是白而是什么也没有的虚无急速下坠。说起这个,我想分享一段李诞的诗,我忘了是他哪本书里的东西了,但这确实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描述虚无感的文字了。

我知道了

如果 
我叫人们试想“无”的样子
恐怕一般人会想到黑
另一半人会想到白

还有一个人会在思考中消失

所以他不能作数
虽然,他是对的

如果加一个条件
让人们想想,虚无

那一半人会想到灰
另一半人会想到雾

还有一个人会坐到地上
想起自己的一生

我会在他哭出来之前
体面地走开

再过分一点
自我好好想想—无头无尾的虚无
一半人答不上来
另一半人也答不上来

还有一个人会看着我
看着我
看着我
直到我点头说
我知道了

我因为这首诗很喜欢李诞。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在这份感受上,我们是有部分相同的。

回来,不相信真理那为什么不朝着上帝靠拢呢? 说实话这就是不纯粹的下场,要是我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我一定头也不回的信仰真理;要是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者,我一定信仰上帝。但我发现我哪边都做不到,我试着看了一点宗教。在我浅薄的视角里,宗教是人们人为制造出来的信仰。因为没有上帝,所以他们创造了一个上帝,并为这一个个上帝编制了一个个完美的世界观和故事。但这些东西的最深处,还是人们想要借着某样东西活下去的可怜愿望吧。当然这是我大半唯心主义的视角,信教的朋友们一定会跳脚的。对不起,我先道歉,我确实没理由没资格平白无故指责别人的信仰。但我还是不愿意在这里撒谎,我已经够恶心了,我不想再更恶心了。

额还有一句想说的,“双手一合,交给上帝”,这太简单了,这就是逃避,和不去追究答案一摸一样。

再次道歉。

于是啊,真理、上帝和宇宙星辰一样变得遥不可及。这里本来还应该有一些主义上的思考的,但有些不敢写,但我确确实实想过,我对其在理论上表示极高的尊敬,我也真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实现,但我不相信人性。

我猜猜,可能有人会问你为什么非得想这个不切实际虚无缥缈的东西呢?嘿 我是故意设问的,因为真的有人这么问过我,带着一脸不耐烦的神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能和她说我想到了,所以我只能一直想。她啧了我一声,说她也有过这种时候,但不去想了生活不也照样过。我只能和她说因为我中二期持续时间长吧 然后迅速换了话题。

是吧 我用这个借口问了不少人人生的意义。我拿到了不少各种各样的回答。但没人的回答让我真心认同并愿意以此作为意义。

啧 为什么要想呢?

啧 为什么要想呢?

别问了。我只是自以为是的认为所有人都在逃避这个问题而我却要揪着他想来体会不一样这种病态的优越感:)我只是抛出问题然后想获得解答,就算这个问题可能没有解答,这也没什么吧:)

这么说起来,把思考追求什么样的信仰这件事作为信仰怎么样?(套娃!)但这个信仰本身是为了我想要有信仰而诞生的,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信仰,别忘了有一个我认为没必要有信仰哦:)

然后呢,这份信仰上的虚无像支流汇入一个我中,他们与我确确实实需要信仰产生了我的第二个矛盾,第二个恶心出现了。

想配个姥爷,感觉应该也挺搭的,下次要不知道配什么图了,还是东西看少了,多读书多看报,听见没 明天编辑这段文字的我?

图片名称
——匆抑愉
2021.11.10 04:09

补上图了我的小同志,找了半天图,这个事实告诉我们不光看书得摘抄,看片也得记着截图:)btw 听见了听见了,这就看这就看。

——俞益聪
2021.11.10 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