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

自由

后天要中期答辩了,不对是明天,总觉得还没睡觉今天就没过去,额,昨天就还没过去。就是睡的一直很晚,昨天过去的就比别人晚上半天,当然明天来的也晚半天。

节食快两个月了,一直在注意摄入的能量和糖分,具体方法嘛,大概就是不吃晚饭:)当然这种减肥方法多少有点畸形,主要还是自己不乐意动,宁可走上四五十分钟也不愿意跑个十分钟。我发现我能忍受的肉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痛苦一样少,就是有时候我会主动寻找精神上的痛苦但基本不会主动去找肉体上的痛苦:)

这两段接得很硬吧,过渡的确实不太流畅,但我现再不是很想管这些。我只是想说我睡的很晚,糖分摄入很少,这就导致了我最近的状态很怪,一半是睡眠诡异的浑浑噩噩,另一半是可能来自于缺少糖分的郁郁寡欢。好消息是这些状态不影响我的学习工作状态,在中期的前两天我搭完了最后的展示网页(不务正业的算法工程师 :),还差三章论文我就可以直接面对终期答辩了:) 坏消息是这状态让我很想出学校,不知道去哪,就是想出去。

自由。对的,我瞎扯了这么久就是想扯出这个。我当然不是说学校的防疫政策有问题,我认为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没什么问题,就是还是想出去,这种想法只有在被关住的时候才会特别强烈。

自由是个相对的概念。我今天换个写作习惯,不用反问了,免得我亲爱的室友总想爬我的小作文然后搞个脚本整反义词的烂活(没错就是你)。我真正开始思考自由的时候其实很晚,我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在不早于大二的某个时候吧,无所谓。在那之前,基本所有我喊的自由都是口号式的,没有实际意义,只是觉得高喊自由能变得与众不同一些:)嘿 这破习惯一早就有,中二病发源于中二。 然后有一天的网抑云时间,我开始想,到底什么他妈的是自由。

那时候我是个学生,现在也是,当然我把这玩意放到大家面前时候的时候可能就不是了(当然如果还是,请那时候的我接受现在的我的赞美),我的自由无非就是能想去哪玩去哪玩,想去吃啥吃啥,想做啥做啥。这玩意诞生于约束,诞生于资源有限以及随之诞生的制度。自由不是我能比别人多吃些什么,比别人能多去些什么地方,而是我想,就能。无关于他人,只在于自己。这种自由的约束产生于我没法做到所有的我想就能,世界上不止我一个(当然就算只有我一个,恐怕也不行。可能有点抽象,我应该举几个简单的例子的,像腿部有障碍的人觉得自由是能奔跑,向往天空的孩子觉得鸟是自由的。想要自由是因为每个人都是有限的,换句难听一点的,向往所谓的自由诞生于欲望且永无休止。自由从来不是一个固定的东西。

我想应该有人对此表示怀疑吧,那请你仔细想想,你所有向往的自由,是不是可以细化成无数个具体的东西。会有人反驳吧,自由是打破束缚的精神。这么说也没问题,束缚阻碍了欲望,打破束缚遵循欲望,人就他妈的是欲望,自由就是他妈的欲望,也没问题吧。当然欲望不是个贬义词,它是我赖以生存的东西,是上帝嵌在人灵魂里的发动机。但欲望带来快乐的同时也带来更大的痛苦,它推动人前进又阻碍人前进,因为欲望无穷尽而人是有穷尽的。这个也另起一坑再写吧,想写的也有很多。

当然那个晚上我想的不是这些,那个时候我想的没有这么抽象,我想的是如果所有选择都消失了,我会怎么样。我解释解释啊,那个时候的我想啊,所谓的人生转折点,人生路口,都是由几条确定的道路组成的,这些道路诞生于社会,诞生于环境,诞生于我所有的经历,他们真的诞生于我自己吗?是不是很奇怪,有一种不知道在问什么的感觉。这段话我直接抄的我之前记下的文字(这么看起来确实还挺有趣的哈:)那时候设想了一下,发现如果砍掉所有的选择,我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所以那个时候,我好像还发过一条说说说我不需要自由。

单纯想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这些道路里包含了我的自由,我的所有思维局限,我自大地想砍掉所有我所有能想到的东西,当然觉得无处可走。

但这个问题衍生出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自由意志。我的选择取决于我的思维局限,我的思维诞生于我的所有经历,而我的所有经历都会符合一定的规律,我们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那我们真的有自己的意志么,还是我们所做的选择都早在我们出生就已经注定。

解释解释啊,拉普拉斯妖,如果我们能知道所有原子的当前状态,并且知晓宇宙中的所有规律,那么我们就能推出宇宙的过去未来和现在。我最直观的理解基于机器学习,设定好模型和数据还有随机种子,我们总能获得一个固定的模型。会不会我们,其实只是一个高级的机器,只是这个世界环境复杂到让我们每个人的数据都会有一点差异。

这个东西一度让我非常崩溃,怎么说呢,自我崩塌,应该就是这个词。我说过我一早就养成了我觉得和别人不一样的坏毛病。但这个东西一下把我打回原型,就是那种大家都一样,所有的差异唯独在于接受的东西不同。那不是还是会不同吗?不一样,“我”这个东西已经消失了。

哦,提一嘴,这个叫决定论。充满理性且悲观。听起来有种像把所有问题都抛给环境的那种人渣论断。不一样,如果你想把这两者归为一谈,是因为你认为人是有自己的性格和思想的,但倘若人的性格和思想也是受力是历史过往一切所决定的呢?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从宇宙诞生的那一刹那起,就注定我会在现在写下这段文字。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命中注定是种浪漫呢,我觉得这充满了绝望。因为这根本没有“我”。

更恐怖的在哪呢?在于如果你相信这个世界是存在规则的,不管我们能不能观察归纳的出来,那你就很难再去驳斥这个东西了。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我也和人讨论过这个,他和我说,就算是真的,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这种算力,能提前算出一切未来,这种计算不出的未来,对你来说,就是不确定的。

也有道理,但这没有说服我。这段话给我的感受是我像是一个NPC,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但未来已经注定,而或许有个上帝正兴致勃勃地盯着我,每一年打一个状态,看这个“模型”有没有希望为他带去一篇论文。

那这带来了什么呢?这是一针给虚无打的兴奋剂,相信命运会带来最直接的弊端就是会选择不再挣扎,一切都已注定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就意味着一切都是虚无。

我还没到这地步,我还在挣扎,这个世界好像在给我我正反馈让我继续努力。但命运不单单是挫折,假如这些正反馈也是命运,也是一开始就决定的,那怎么我都觉得,有一种悲哀和虚无的意思。

有点恶心吧,这是我的第三份恶心。

当然这不意味着我想躺平,我的过往我的一切决定了我还想蹦哒。虽然不一定有自由意志,但好歹还有意志,不能死总得活下去然后接受命运。

写着写着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是因为今天吃了糖所以心情还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这种梳理能帮我。

明天记得找图啊,这回还是rick and morty,比较搭,哦如果要准备中期就先发了下回补吧。

——匆抑愉
2021.11.16 03:36
图片名称

感觉中期能准备的都差不多了,不想看了。就是图有点懒得找了,没什么印象深刻的片段,现在也不想从头再刷一遍了,搞一张艾主席好了,奇怪的恶趣味出现了:)

——俞益聪
2021.11.16 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