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

欲望

学校里的事情差不多干完了,说实话也不是特别提得起劲现在去实习,想着就先过一段游手好闲的日子算了,明年再去赚钱:)就是我这个人一直有个坏毛病,有东西要做就会觉得急,总想着赶紧把事干完然后躺平,但真要做完了躺下了,就又觉得没意思。昨天周日,在宿舍呆了一天,想出去又迫于疫情出不去,打游戏打着打着又觉得累,想放松也不知道怎么去做,不知道该怎么概括这种状态,但反映出来大抵是我的生活还是需要一些主线和痛苦来推动的。

那就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抛开学习和工作,也就算骂骂自己和再看看书算是最近想干的事了,那就今天骂骂自己明后天看看书吧。现在周一下午两点半,我开始抱着VS Code吭哧吭哧写东西。之前的恶心都是半夜写的,凌晨三四点夜深人静的思绪总是散的广一点,写的也顺畅一点。不像现在大白天的,想矫情几句还要斟酌用词,像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似的在这里写东西,怪恶心的。

仔细想想,现在推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原因和半夜的原因不尽相同,半夜写的原因有80%是表达欲,还有20%是半夜矫情想要被人关注被人理解的欲望;现在有点不一样,表达欲其实没有那么强,40%吧,没到那种我现在就要写不写就浑身难受的境地,还有60%是想要完成这一整套恶心的欲望,看着前面写了三四章了心里想着怎么也得再多梳理一点好留下一套较为完整的文字,不管给谁看还是让35岁的我看都好一些。

欲望。没错这是这回我想导出来的东西。我想说的是我的所有动作,都基于某种欲望,我能好好地生活着,全靠欲望支撑。“欲望不是个贬义词,它是我赖以生存的东西,是上帝嵌在人灵魂里的发动机” ,恶心 - 3挖坑回收:)。我确有看过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但在我浅薄的认知里,还是愿意把欲望简单分成生理欲望和精神欲望。(白天写东西还有一个问题在于总想求证,总在怀疑自己,一求证一怀疑便发现自己想的确实不够全,就没法好好地把自己想的东西写出来,就也没法好好地梳理一下,这个问题到了半夜因为只能用手机写不方便查东西反而迎刃而解:)从理智上讲怀疑和求证是无可厚非的,但从感性上看,这种求证确实会阻碍我挖掘自己,而向着别人的思路上靠。

停一停笔,写不下去了,过会再写。

——俞益聪
2021.11.22 16:29

嘿嘿回来了,晚上2:14了,我又开始想写东西了。接着来呗,生理欲望是最用来维系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刻在DNA里,应该是没有人能反抗的。(用应该是对那些对抗欲望的宗教信徒的将信将疑)饿了想吃,渴了想喝,冷了热了就想改变温度,这一系列的欲望都在帮助人处在一个舒适的环境里,再辅上性欲,这些基础的欲望就可以保证人类族群的延续。如果试图透过这些去看,我觉得存在在这些生理欲望背后的,就是求生欲。是我们每个人作为个体的求生欲和作为集体的求生欲。我不想对求生欲做什么评价,如果从虚无的角度去看,生和死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追求死,就像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追求生一样。而现在依然处在生的状态,刻意转变状态也没有意义。

我好像没有把这种感觉描绘的特别清楚,我再努力努力。生和死是两个非你即我的东西,在这个角度上看,它们两个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虚无是什么呢,是这个整体外的一切,是一颗黑白球外的宇宙。我们本来游荡在这片非黑非白也非灰的无中,为什么会被扯进一个仅存生死的存在里呢。

或者是规律或者是上帝,我们诞生并被赋予求生本能,没人告诉我们要去干什么。我们遵循着原始欲望活着然后去死,可能循环可能就此归于无,我们会留下痕迹但那痕迹迟早会消失,那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谁将这段思绪从虚无中扯出放到现在。为什么要让我们思考然后感受到这份虚无并感受痛苦。

其实之前我已经想明白了一些,我们的存在没有意义。我们是这个世界演变过程中的一段必然,我们什么也不是。也就是这一刻,我彻底对存在动摇。

对付这种论调的办法基本是“想的太大了太多了,要多关注生活的美好,要聚焦到生活的一个个小目标上,世界是很美好的”或者是“我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去港口整点薯条”就是那张图,海鸥的那个,不太想找,你应该记得。

我也有一套对付这个的,我说说,你想想要不笑笑。首先需要定义的是意义,到了现在意义这个词的具体含义已经逐渐模糊了,我不太愿意用有价值或者什么的去解释,我更倾向于用为什么要做来解释。从这个角度看,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什么去活。如果按我的理解,上面的方法都只是在顺应欲望,生活美好,整点薯条,都是在阐述满足了欲望会感到开心。但是满足欲望之后的是什么呢。还是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欲望,是阈值越来越高的欲望。

如果我藏的不好的话,你应该能体会出来,我说是对欲望没有偏见,但我总体的语调是消极的。应该有人会问的,为什么要反对这些东西呢,它们没有什么坏处啊。是,从生理角度我不否定他们,他们会帮助我活着,但我反对将他们当作生活的意义,或者说反对将他们当作生活意义的替代品。

欲望带来的快乐是非常短暂的,特别是当你已经知道欲望完成会带来快乐这件事情之后。(应该是有实验论证的,之前看的是猴子还是什么的实验来着)。那一瞬间的快乐会让人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但那只有一瞬间,然后呢,快乐的阈值会越来越高,人也会越来越空虚,在追求快乐的路上会越来越痛苦,如果没有意义之类的支撑,又怎么能忍受这些呢。

回来了吧,我还是觉得,人是需要信仰的,那是一种不管任何场景都能让人撑下去的东西。信仰是什么呢,是一种永恒,但永恒是对人类最大的骗局吧。

回到欲望本身,生理欲望之上的是精神欲望。精神欲望通常会和他人有关,比别人更强,比别人过得更好,情感满足还有所谓的自我实现(但自我实现其实也离不开别人吧)。一方面看,无可厚非,因为人终究还是社会动物,有人就会有对比,因此而来的就会有优越感,吧?打个问号吧,万一真有圣人呢,持怀疑态度好了。那么这些欲望和生理欲望有什么差别的。

我觉得没什么本质差别,只是它们更难完成,阈值更高,当人生百十来年的过程中,基本欲望都被满足且再也不能让人感受快乐的时候,它们就是继续让人感受痛苦和快乐的目标。

如果这些东西能伴随你一生,那对人来说就是永恒吧。虽然有点不愿意承认,但确实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愿意揪着其中一个点,怎么都不愿意放,那它其实是可以支撑我们一辈子的。

我是想这么做的。只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认识到所谓的信仰也是我想为自己找的一份合适的欲望,我有点不敢想了,我感觉好空,我再一次在深刻意识到自己求生欲的同时感受到了没有意义,打住吧,我有一点害怕。

这应该是我写的最乱的篇章之一了,大概是因为我确实没有想明白,对欲望这件事没想明白,对我到底想不想知道背后的东西也没办法想明白,不过有一点是我现在明白的,我想活着,并在拼命为自己找借口。

还有一点,我开始对为什么我执着于意义产生怀疑了,我真的觉得意义很重要么,还是我只是想借此觉得自己不一样,来达成自己比别人想的更多的这个精神欲望呢。不着急慢慢想,这是一封送给十年后我的“情书”,到时候再回答我吧。

自己看着配图嗷,随便什么都行。

--匆抑愉
2021.11.23 03:34
图片名称
done,恶趣味+1.
--俞益聪
2021.11.23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