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


记于2021年5月末6月初

现在是5.31号,偷偷跑到长沙的第一天半夜。我托着腮帮子看着窗外的湘江,不知道是半夜网抑云时间到了还是一天干了四杯茶颜悦色给我干醉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倒不是说身边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话(我身边的贵人一直挺多的),只是我自己也没理清楚这些情绪是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之前也和人倒过苦水,但所有的糟糕的情绪脱口而出之后就变的普通,变的不那么糟糕,变的我都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因为这些东西而感到烦恼。又或者有时候会和朋友探讨具体原因,想要解构哪些问题,但越往深走我就越觉得空,这个人都空落落的,又觉得害怕。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是我自命不凡幻想出来的特别的和别人不同的痛苦,还是什么更可怕的什么东西。

我好久没有感受过全身心放松的感觉了。印象里曾经应该有过,很久之前抱着向往玩世不恭姿态的自己,打上一把游戏就觉得人生值得。又或者是大三大四稍有醒悟的那段时间,想考研想改变在图书馆抱着书啃两个礼拜然后在宿舍躺一天的时候。那时候的盼头是考完研的那个晚上的解放,但真到了那个晚上,短暂的快乐之后什么也没有。这种落差感在得知考研成功之后再次被我所感知。从那个时候我开始发现,我梦寐以求的快乐总是只存在短短的一段时间,特别是当我知道这份快乐无比短暂之后,我对这份快乐的渴求也变少了。我大概曾经装逼的说自己碰到过虚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但那段时间我切切实实地,感到了空落落的。

我粗略的用一个门外汉的角度回顾过那段时间,我自以为是的解答是我从即时满足过渡到了延时满足,但尝过之后发现,延时满足和即时满足在快乐的角度,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当然,这两个其实是有差别的,延时满足能让我好像变得更强一些,或许是大脑,或许是身体,但如果我的精神世界跟不上,好像又都是一样的。我开始思考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没有得到结果。

更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好像感受不到美。我不会发自内心的为看到一幅美景惊叹,不会为尝到一份美食感到兴奋,我的身体的一切都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在驱动。所以我会在饥饿的时候期待美食,在看到美女的时候感到喜悦,这些快乐背后藏着的是一些被刻进人类DNA的东西,我不想承认它是美。这看起来非常非常中二,但对我来说,我又失去了一个逃避那些虚无飘渺的,我想不明白的东西的地方。

我反省过自己,是不是自己想要和别人不同的心理,让我产生了这些念头。如果是的话,那反而是我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深渊里。但这其实不关键了,事到如今,我不想去想这些东西是怎么产生的了,我只想找个办法把这些东西抹掉,换个说法,我想重新找个壳把里面的自己藏起来。

现在的壳是一个又一个延时目标,当心中确切的有一个目标的时候,时间会比较容易度过。目标当然是无穷无尽的,它们也会呈阶梯状的向我传递一个又一个更高的快乐,我也理所当然的会想去追求。但总会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有旧目标也成,新目标未起的时候,我会想起快乐是短暂的这个痛苦的事实,我会想起我的人生将被一段又一段目标填充。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一段又一段的目标是只为了抹掉我的一生存在的,还是它们就是我一生的意义,这些快乐让身处其中的我感到充实,但也会让之后的我感到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再度出现就是最近。今年年初,快到春节的时候,自我从北京溜回家,就开始了春招准备,准备的晚,要看的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化为了焦虑充斥在我心里。当我决定为自己设立目标之后,我就从来不是一个能暂时把目标抛在一边的人,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处在一个我知道自己应该暂停学习暂时娱乐以保持效率但我没法全身心投入娱乐的状态,那个春节,我一直都在玩一会-翻开书-看不进去-玩一会中死循环,结果就是休息不成也没学成。当然这不是我空落落感觉出现的地方,只是想到了就顺便写下来了。真正感觉出现的时候是春招结束的时候,说来侥幸,春招还算顺利,但当我拿到offer狂喜5分钟后(没错,真就差不多5分钟),我突然开始觉得没意思,那段快乐结束了,我落在了一个需要设定下一个目标的阶段,我又开始空落落的了。下面的东西是我那个时候写的,也挺乱七八糟的,将就看吧:

没有梦想的努力就像是低着头蓄力已久猛地向空气锤了一拳,没有任何实感回传却又怀疑是因为自己蓄的劲还不够。然后收拳,再蓄力,再出拳,再收拳… 努力是会带来些什么的,更强壮的身体,a better man,如果运气好锤着锤着就能锤碎一块什么东西,或者就一直锤,一直锤,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锤,反正生命就这么长,锤着锤着就完成任务了。但是呢,万一啊,我说万一,有一天你锤完一拳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至今为止你都在对着空气挥拳,或者哪天你锤碎了些什么抬起头却发现好像又没锤碎什么,前面的路上还是什么都没有,地上也没有什么碎片,那在那之后,你要怎么挥起拳头呢。再也不挥拳头太简单了,我不想做简单的事了,我不想低着头一直挥着拳头,也不想抬起头挥不动拳头,所以我抬起头自己给自己找东西锤,我想找一片永远不会碎的玻璃,这样我就可以只管挥拳蓄力,但这样好像又不太现实又有点推卸责任的意思,我也想不停地为自己找需要挥几次拳才能打碎的玻璃,效果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还能找见几块,永无止尽的玻璃和没有玻璃其实是一样的,可能都会让我不再挥拳。

到这里,其实基本就是我和朋友倒苦水之后的两个结果了,若我不细究快乐,那这些痛苦其实就是最普通的烦恼,就是我在不快乐的时候追求快乐的欲望,但若我细究,那我就开始变得空落落了。换句话说,若我置身其中,其实痛苦并不复杂,但倘若我想抽身出来,一切就都变得空落落的了。想要抽身出来是个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自大且不切实际的念头,但我总是克制不住。之前总感觉是想要个类似上帝,科学这些信仰的东西,但现在发现这些东西无非就是几块敲不碎的玻璃,我产生怀疑的是敲碎玻璃的原因。

写不下去了,夜有点深了。虽然这些天我普遍失眠到3、4点,但写到这里心情突然有点平复,感觉对着空气倒倒苦水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就是不知道之后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会不会感觉自己矫情。不过也罢,至少帮自己理了理思绪,也让现在的我暂时摆脱了这些东西。

2021.6.1 01:10